?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專訪 > 正文

陜西省美術家協會會員——付小青作品賞析

時間:2019-10-15 19:30:13   來源:意不盡網    閱讀:    總編:阮中華

意不盡網導讀:人物簡介付小青,祖籍陜西蒲城,2010年7月畢業于西安美術學院國畫系,獲碩士學位。畢業創作獲得學院研究生畢業創作三等獎。潛心于中國工筆

人物簡介

付小青,祖籍陜西蒲城,2010年7月畢業于西安美術學院國畫系,獲碩士學位。畢業創作獲得學院研究生畢業創作三等獎。潛心于中國工筆人物畫及小寫意畫的創作與研究。

2008年作品《紫薇花開》入選“長安畫派粵港澳邀請展”。

2008年《農閑時節》入選“陜西省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周年美術作品展”。

2009年《全民健身運動圖》入選“陜西省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美術作品展”。并獲“首屆陜西美術獎優秀創作獎”。

2011年作品《游園圖卷》入選文化部主辦的“中國畫名家四條屏作品展”。

2012年作品《牧場晨炊》入選“陜西省首屆寫生作品展”。

2012年作品《遠去的記憶》入選“陜西人精神”美術書法作品展。

2013年作品《寄梅圖》、《流水多濃旨》入展陜西省美術博物館主辦的“清風三月--陜西女青年國畫作品邀請展”。扇面作品入展“第二屆陜西女畫家作品聯展”。

2013年作品《盛裝》入選“高原.高原第三屆中國西部美術展中國畫年度作品展”。

2014年作品《綠蘿》入選“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5周年美術作品展覽”。

2015年作品《全民健身運動圖》入選“中國體育博覽會美術作品展”。

2015年作品《春》入選“第二屆陜西省寫生作品展覽”。

2017年作品《盛裝》入選“中華民族大團結全國美術作品展”。

2017年作品《草原雄鷹》入選“第六屆中國中西部美術作品展.中國畫年度展”。

2017年作品《雨后小景寫生》入選“第三屆陜西省寫生作品展覽”。

2018年作品《那時花開》入選“講述陜西故事”陜西各界書畫院美術.書法作品展。

作品曾發表與《美術觀察》、《中國藝術報》、《光明日報》、《西北美術》、《中國書畫報》等,2009年出版《付小青畫集》,2010年5月在西安美術學院圖書館舉辦【古調自愛多獨彈付小青古意人物畫作品匯報展】。現為陜西省美術家協會會員,西安中國畫院特聘畫家,陜西省各界書畫院院聘畫家,西安石緣堂書畫研究院特聘書畫家、西安美術學院繼續教育學院國畫專業教師。

作品欣賞之一

筆墨,顧名思義指的是中國畫之技法。從某種意義上講,它們是中國畫傳統的精華所在。早在五代時期北方山水畫大師荊浩在傳為他所著的《筆法記》中就已經提出了中國畫的“六要”,即:一氣、二韻、三思、四景、五筆、六墨,從而為我們簡筆勾勒出了精神表現(氣、韻)的創作構思,也就是從忠實于自然實景到基礎技法的筆墨再現,這樣一個邏輯性很強的理論序列。這其中“筆墨”則是荊浩所倡“六要”中最為強調的技法要素。筆和墨,經由師法自然、創作的構思等過程而達到“氣韻生動”的精神表現效果,其在中國畫中的地位自然是極受重視,歷來的中國畫畫家也都非常強調用筆、用墨,并視筆墨為畫意要旨所在。

所謂“筆”,當是“用筆”之法,行筆有正側、有逆順、有藏露,有輕重提按、有轉折方圓、有疾弛遲澀、有曲直動靜,都全憑手中一簇柔鋒,而傾全身之力貫于其中,使筆下有風骨灑脫之氣,如驟雨旋風,奔放流暢,如千軍浩蕩,剛健雄渾,成疏密逸巖,變化出奇,有氣韻生動之美。要如此,除了經年磨礪之功,也需憑個人造化,內蘊豐厚學養,方能用筆臻于高妙之精神境界。

南朝謝赫提出的“六法”中,有所謂“氣韻生動,骨法用筆”。唐代張彥遠也說:“象物必在于形似,形似須全其骨氣,骨氣形似皆本于立意,而歸乎用筆”。作畫第一須“象物”,要描摹物象,但只有外表的相似還不夠,必須進而求骨格氣韻的相似,骨氣和形似必須具有畫家的思想意旨,也就是畫家的主觀意圖,既能形似,又要氣韻生動,傳達畫家的主觀意圖,把精神意旨表達于畫面上,那就得靠畫筆熟練的用筆技巧來實現了。畫是用筆畫出來的,不能用筆,那一切都是空談。這也就是所謂“皆本于立意,而歸乎用筆”。

用筆首當有骨力,所謂屋漏痕、錐畫沙之遺意。若鶴膝蜂腰,釘頭鼠尾,還轉無力,如人之無骨,自然百病橫生,既無美感可言,也更談不上表現的生動性。墨隨筆出,亦有其“用墨”之法,所謂水暈墨章,墨分五色。墨以筆力為依托,經水墨相滲和,而或烘染,或點潑,或積暈,或破沖,濃淡干濕,筆墨相映,如人之肋骨相連,從而完美地描摹物象或表達情感內涵,給人以獨特的意象美之藝術效果。

作品欣賞之二

不可把“筆墨”僅看作技法,“筆墨”尚須達精神。繪畫是要和筆墨來表現的,物象的描摹,主觀精神的情感都必須依賴筆墨來實現來傳達。筆墨是中國畫傳統技法語言的核心,也是中國繪畫藝術精神的中心點。從中國民族藝術精神來說,意象美是其獨樹世界藝術之林的偉大特色,而筆墨正是構成這種意象美的基礎,其本身就具有抽象性的獨立審美價值和精神內涵。

柔軟的毛筆,濃厚的炭墨,體現出中華民族偉大的睿智,在千百年來歷代藝術大師的手中,譜寫出了中華民族藝術的一頁頁燦爛的篇章。筆墨中融注著我們民族文化深厚的內涵及其所傳遞的東方哲學、藝術精神的博大精深,形成了自身獨特的表現技巧和民族藝術風格,以其神奇的變化和意象美獨步世界藝林。歲月悠悠,保留到今天的中國畫史上的傳統精萃杰作,不僅以其載負的無限豐富的民族文化內涵,亦因其構成的無限豐富的傳統藝術表現而經世不朽,成為我們今人繼承和學習的豐富寶藏。

略看當今畫壇,以“名家大師”自詡者,景從云集,然而他們既不經苦心磨勵,便急功近利,草就“一家”之“風格”,殊不知筆墨更需達精神,胸中無一物,卻不愿下功夫去豐富自身藝術學養,只在投機,速成大師大家。觀其作品,用筆單調無法度,線條軟弱無力,更無氣韻之生動、表神之深厚,毫無生命力。功夫不到,既不能物象傳神,也不能應物象形,偏要妄談寫胸中逸氣,妄談個性之表現。

這些人只要名利,只要投機速成,弄些“孔方兄”搞畫展,費盡心思于“畫外”功夫,只盼活動一二,讓報紙電臺吹捧一下,謂之某大師某大家,實為惡徑。此種大“家”不如稱之為“假”,或許更為貼切吧。內行看畫,就其筆墨便可知其功夫學養,才情膽識,和對待藝術的真誠與否。批評家更是肩負文化建設的使命,不應囿于關系、金錢,而曲意迎合,而要對社會文化事業負責,要有認真負責的態度。

石濤《畫語錄》中說:“筆與墨合,是為絪缊,絪缊不分,是為混沌。辟混沌者,舍一畫而誰耶?畫于山則靈之,畫于水則動之,畫于林則生之,畫于人則逸之,得筆墨之會,解絪缊之分,作辟混沌乎,傳諸古今,自成一家,是皆智者得之也。”

作品欣賞之三

現代畫家齊白石、黃賓虹、張大千、李可染、石魯等諸大師亦深明筆墨之合,憑其各自秉賦天性,苦心于繪事,用筆用墨最得精神,非所謂自詡大家大師者可比。

今天,我們正處身于建設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和諧時代,“筆墨當隨時代”,一些畫家在各自的探索中也提出了一系列的課題。但我覺得高興之余又擔憂幾分,我們繼承古人是要有所創造,但這種創造并不是無源之水,無根之木。

筆墨在新時代應更多地服務于人民,服務于社會主義藝術事業,筆墨應具有廣泛的豐富性,亦要有新時代感。把握時代氣息,苦心磨勵,以獨特沉著有力的筆法創造出大量反映新時代的貼近生活的作品,可謂筆墨隨時代了。

隨著文藝的繁榮,商品市場的沖擊,一部分畫家卷入商品大潮之中,不注重藝術創作的修養錘煉,對傳統一知半解地照抄,模仿古人,不假思索地生活一些肌理效果,草草成畫,便自封為大家,此種情形實在讓人擔憂。 從技法上說需要苦心磨煉,從達精神上要探索創新。 抄襲來的只是外形,沒有精神內涵。

寫生及教學剪影

筆墨作為中國畫的特殊語言,自始自終脫離不開生活與自然。藝術創作源于自然源于生活,又高于自然高于生活,更需“當隨時代”傳達新時代之精神,這就要求畫家以老老實實和虔誠的心既深入領悟古人筆墨之法,又要以創造心去探索,

單憑玩弄小聰明,投機取巧地想速成大師大家終究是會失敗的,真正的中國畫畫家要以至誠的心去探索、去創造,磨勵于筆墨,筆墨達于精神,新時代的精神。

免責編輯:意不盡網編輯部
河南麻将怎么抓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