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意不盡刊 > 正文

學兄馬治權 / 老理行

時間:2019-11-30 09:08:50   來源:意不盡網    閱讀:    總編:阮中華

意不盡網導讀:學兄馬治權文/老理行我之所以稱馬治權為學兄,緣由有三:其一,我和馬治權同過窗。在文憑風剛剛刮起的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為了鍍金,我們...

學兄馬治權

文/老理行

 

我之所以稱馬治權為學兄,緣由有三:

其一,我和馬治權同過窗。在“文憑風”剛剛刮起的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為了“鍍金”,我們不約而同地參加了一次在職教育入學考試,當時錄取比例為15:1,競爭還是相當激烈的,但憑著原有的一些老底子,我們有幸被同時錄取,在同一座教室里老老實實地呆了幾年,從而結下了同窗之緣。

其二,馬治權年長于我。他不僅姓馬,且生肖還屬馬,一馬當先,二馬奔騰,無奈,那我這只陜南的“山羊”也只能認他這匹“駿馬”為老兄了。

其三,也是我最看重的一點,是他多年來磨穿鐵硯,事有所成,令我心生敬仰。馬治權雖長期供職于政界,然在文學藝術圈里卻如魚得水,搞得風生水起,多有建樹,很早就躋身于三秦名家行列,這在我們當年150名同學中,他無疑是“跨界”發展最為成功的一位。所以,我從內心敬佩馬治權的同時,愿以學兄稱之,也好借此在朋友圈里炫耀一下,蹭點熱度,扎個勢子。

說起來,我與馬治權雖是同窗,但真正相互交往卻是1998年之后的事情。

那是在1998年10月,由王長安同學(同學聯誼會會長)牽頭,我們理論三期部分同學從全省各地云集西安,搞了一次大聚會,就在那次會上,我見到了當時已名揚三秦、如雷貫耳的馬治權,那時,他是全國知名刊物《各界》的主編,事業如日中天,因為是同學中的佼佼者,也是社會名人,主持人自然要請他在聚會上登場亮相,說上幾句。

至今21年過去了,我依然清晰地記得,作為名刊名編的馬治權,操著一口陜北普通話,口若懸河,侃侃而談,不僅聲音洪亮,底氣十足,而且插科打諢,妙語連珠,其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三句話不離本行,說到最后,竟給《各界》打起了廣告,并現場宣布了兩項決定:

一是從下個年度(1999年)開始,給在場的每位同學贈閱一份《各界》。

二是同學中每推銷訂閱一份《各界》,他贈送四尺對開“馬治權書法作品”一幅。話音一落,即刻贏得大家的一片掌聲和叫好聲!

說實話,當時的書畫市場還沒有后來那樣火爆,加之我對書法藝術也是個“半瓶子醋”,更不曉得馬兄的書法藝術究竟到了何種水平,所以,也就對他“贈送書法作品”一說沒有怎么當回事。不過,馬治權希望同學們幫助擴大《各界》訂閱范圍的話我牢牢記住了,隨后便充分利用我在安康的人脈關系,竭盡全力地幫他宣傳推銷了一把,當年就訂出《各界》100多份。這樣以來,我與馬治權的交往也便由此開始了。

2001年,隨著我調入西安工作,與馬治權之間的交往互動也漸漸多了起來,我慢慢發現,原來社會上有不少人經常向他求字,或自己收藏,或饋贈他人,或拿去交換,或制作牌匾,等等,不一而足,尤其是知道了賈平凹1993年就在自己客廳里掛上了馬治權的字時,我才清楚馬治權書法作品的藝術價值和在社會上的實際影響力,并開始對以前幫他推銷《各界》而沒有及時讓他兌現承諾有點后悔莫及。

好在馬治權是一個重情講義的厚道人,或許他一直記著我在幫他征訂《各界》時的給力表現,在我們后來近20年的來往中,他并沒有虧待我,每當我向他求字時,他都能爽快答應,并竭力滿足,甚至有時還主動給額外“加餐”,常常帶給我一陣驚喜,也使我著實領略到了這位陜北漢子的純厚、豪爽與大氣。

而最令我至今念念不忘并心存感激的,是他為我們制作母親紀念冊寫字的事。

2013年下半年,我們姊妹幾個打算在母親去世三周年時制作一本畫冊,以示紀念。在編輯過程中,我請馬治權書寫“母親的記憶”幾個字用于紀念冊封面,他愉快的答應了。

與以往我求字時他略加思索便提筆瀟灑地一揮而就有所不同,這一次他手上的筆似乎顯得很沉重,遲遲沒有落筆,在琢磨良久之后才開始書寫,而且一連寫了十幾張,行書隸書都有,從中挑選了他認為最滿意的幾幅字供我選用,并對我說,如果覺得不行,還可以再寫。這讓我甚為感動!馬治權的為人及做事風格也由此可見一斑。

常言說,字如其人。西漢著名文學家楊雄也有一句名言:“書,心畫也。”說的都是同一個意思:書寫行為可以折射出一個人的學識、修養、性格、心理、情感以至年齡、性別等方面的信息。這句古語到底有無道理,是否適用于所有寫字的人,我無法懸揣,但我知道,“字如其人”這幾個字用在馬治權身上還是挺準確的。

雖說我也喜歡“字”(主要是欣賞),年輕時也曾練過,但終因心浮氣躁耐不住寂寞而未能堅持下來,對于被稱之為書法的“字”至今仍是似懂非懂,一知半解,所以,對學兄馬治權的書法作品我不敢妄加評論,只是憑著直觀感覺認為,馬治權的“字”,無論是行草,還是隸書,總是在渾厚中透出靈氣,在古拙中蘊涵奔放,在酣暢中盡顯灑脫,而這種書寫風格,又正好與馬治權本人學養深厚、爽朗大氣、才思敏捷、辛辣幽默等特點有著諸多相似相通之處。

于我而言,最看好和喜愛的,還是馬治權的隸書,在圓渾敦厚中不乏靈秀飄逸,欣賞他的作品,能使人頓時心靜下來,似乎連氣質也會隨之高雅起來。

盡管馬治權在寫字上投入了不少時間和精力,并自成一體,是遠近聞名的書法家,但在我看來,寫字對他來說,純粹是興趣使然,只是一個愛好、一種娛樂消遣方式而已,是“副業”而非“主業”。他所認定并堅持的“主業”,是長期以來孜孜追求的“立言”二字。

在這方面,他勤耕不輟,甚至殫精竭慮,自然也是成績斐然,不敢說著作等身,但至少可以說著述頗豐。

如同他在書法上行草隸篆楷都能露一手一樣,馬治權在“立言”上也是個多面手,在雜文、隨筆、小說、人物散文等文學園地里,都有他的深耕細作和累累碩果。

特別是《龍山》《鳥鎮》兩部現實主義題材長篇小說的出版,使馬治權圈粉無數,名聲大振,曾有一段時間,各種有關他的作品研討會接二連三,多個售書簽名活動現場摩肩接踵,人聲鼎沸,這讓本來早已被稱之為作家的馬治權,在別人介紹他的身份時,還得在作家前面加上“著名”二字方顯得鄭重其事。

可以毫不吹噓地說,馬治權所有的書我都拜讀過,這些書有他送給我的,也有我自掏腰包買的,而他另有許多膾炙人口的文章我是通過一些全國性知名報刊或網絡平臺閱讀的。

楊絳先生說:讀書貴在追求精神享受。而讀馬治權的書,就能達到“追求精神享受”的目的,尤其是讀他最擅長的針砭時弊的雜文、隨筆,讓人直呼過癮、解饞,他用自己那支生花而又犀利的妙筆,對社會上種種不良現象所給予的深刻揭露和無情鞭笞,其觀點之鮮明,文風之樸實,言辭之潑辣,諷刺之到位,語言之詼諧,不禁令人拍案叫絕,讀后給人一種酣暢淋漓、揚眉吐氣之感。

當然,難免也有人讀了不舒服甚至反感,甚至認為現實性太強,生命力將受到影響。但我卻不這樣認為。魯迅在評價《紅樓夢》時說過一段有名的話,他說:“蓋敘述皆存真,聞見悉所親歷,正因寫實,轉成新鮮。”

據說,當年《各界》之所以發行量很大,在全國頗具影響力,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每一期上刊載有馬治權筆酣墨飽、一針見血的政論性文章,許多讀者是沖著他那支猶如解剖刀似的文筆而來的,他的激揚文字感染和征服了許多人。

而最近學兄的一篇《寧當書協主席不當部長》的雜文,在社交媒體上“火”了一把,點擊量高達數萬人次。當下書協中的種種奇形怪象被他犀利的文字抨擊得體無完膚。看了這篇文章我才終于明白,難怪他一直不肯加入什么“書協”等之類的協會組織,原來他是以這種不參與的方式來表達對書協亂象叢生的不滿和抗議。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舉,治權是也!

所以,當聽到有人說馬治權“若在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他肯定是個猛士”的話時,我便毫不猶豫地連連點頭稱是。而且,我還認為,他這個猛士,或許會因文章的現實針對性和思想深刻性而在歷史上留下痕跡。

其實,馬治權的文字不全是橫眉怒目、投槍匕首,他也寫有大量的優美平實、溫情脈脈的散文。其中,我看得最多的是他寫得人物散文,中國當代文壇大家、書畫大腕、影視名星和社會賢達如冰心、路遙、陳忠實、賈平凹、馮驥才、張賢亮、吳天明、張藝謀、厲以寧、鶴衛方等許多知名人士在他的筆下都變得活靈活現,真實可信。

由于記述的人物都是他交往或采訪過的,比較熟悉,加之他能抓住各人的特點并通過一些具體細節地深入描寫,使得人物散文生動有趣,引人入勝,可讀性強,出版以后十分暢銷。而我讀他的人物散文最大的收獲,是看到了名人也和普通人一樣,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樂,有時也會犯傻,并非神秘莫測,高不可攀,從而大大增強了我對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信心。

有時我也在想,倘若學兄晚出生二十年,不在公家人圈內“混”,去做一個自由撰稿人,以他的勤勉用功、博學多才和生花妙筆,我相信,極有可能開辟出另外一片更加廣闊的新天地!

現在的馬治權完全可以說是功成名就:作家、書法家、編輯家、社會活動家、陜北民俗專家等多個“家”集于一身,而且,他還經常開設書法、寫作等講座,“傳道授業解惑也”。如今的學兄已是桃李滿天下,無論走到哪里,都有為他端茶遞水的粉絲或弟子,作為同窗,我在由衷地為他感到驕傲和高興的同時,也多少有一點“羨慕嫉妒恨”!

按說,人活到這個份上,也應該知足常樂了吧,但從目前馬治權整天忙碌的身影和良好的精神狀態看,好像仍不“滿足”,“小車不倒只管推”,絲毫沒有停下來歇口氣的跡象,具有屈原般情懷的他,仍在埋頭鉆研,負重前行。

也許,馬治權覺得,退休以后,少了許多羈絆,自己一心想要過的生活不過才剛剛開始,更加絢麗多彩的人生還在后頭,所以,還得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啊!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更何況學兄還是由兩匹“馬”(姓氏和屬相)合二為一的哩。

我期待他有更多的新作問世!也祝福學兄馬治權椽筆矯健,馬到成功!

【作者(老理行)與美女導游合影】

順便說幾句題外話:這是我(作者)在學兄馬治權的一再建議下才放上了這張旅游照的,并同時撤下了原先我與學兄的合影照。

本來,我是不愿意將這張與美女的合影照放在文章最后,這倒不是怕別人說我“老不正經”,而是洋妞有點扎眼,擔心會沖淡文章主題,甚至喧賓奪主。

但學兄馬治權卻對我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還是洋美女。我們倆男人的合影照太古板,太嚴肅,又都是老面孔,有啥好看的?放在那里,不但不會為文章添彩,搞不好還會添堵。而美女就大不一樣了,她很養眼,會給大家一個驚喜,也會成為文章最后的一縷亮色。

到底的是學兄,見多識廣,這一番話說得我茅塞頓開,也就毫不猶豫地放上了這張美女照,也算是給堅持閱讀到文章最后的朋友一個視覺上的小小獎勵吧!

看來解放思想、更新觀念、不斷學習永遠是在路上!

2019年11月26日

免責編輯:意不盡網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為意不盡網用戶提交發布,僅代表作者、用戶個人意向/觀點,本網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舉報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吉林知名詩人張振棟作品選登      
下一篇:最后一頁
?
?

首頁  |   關于我們
主辦單位:意不盡網新媒體資訊
主管單位:中國美術家交流協會
合作單位:中國新聞傳媒集團  |  復興通訊社
客服微信:yibujin_com   聯系QQ:2818086789
微信公眾號:yibujincom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特邀名家  |   理事查詢
備案號:陜ICP備18008813號-2
意不盡網 2015-2019 ? 版權所有 -  侵權必究


河南麻将怎么抓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