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民主法制 > 正文

江蘇張家港農商行與蘇州法院涉嫌捏造500萬非法借貸案件

時間:2019-10-22 11:32:20   來源:記者報    閱讀:    總編:阮中華

意不盡網導讀:近日,蘇州夢之捷焊接技術有限公司法人兼董事長顧紅剛先生(137 0622 8775)反映稱,2018年5月28日,在他所經營的蘇州夢之捷焊接技術有限公

近日,蘇州夢之捷焊接技術有限公司法人兼董事長顧紅剛先生(137 0622 8775)反映稱,2018年5月28日,在他所經營的蘇州夢之捷焊接技術有限公司(被告6)的焊釘實驗室進行實驗,一個叫”蓉蓉”(非蘇州法院工作人員)的人給顧紅剛妻子發來微信說顧紅剛被起訴并附了一張法院傳票的圖片,在傳票上清楚的寫著顧紅剛和他的夢之捷公司因涉及一項貸款擔保,被張家港農商行給起訴了,并通知2018年5月29日開庭”。次日,顧紅剛來到張家港人民法院,在法庭上看到了寫有”顧紅剛”簽名的《傳票回執》。事情蹊蹺在顧紅剛從未收到過任何《傳票回執》,也從未在任何傳票回執上簽過字,也未在張家港農商行替任何人擔保過任何貸款,從此顧紅剛陷入這個涉及500萬的“借款擔保案件”。從2018年5月29日在法院第一次出庭至今,顧紅剛從未見過他給涉及此案500萬元資金的擔保合同的原件(一份張家港農商行和夢之捷公司的《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一份是顧紅剛與張家港農商行的《個人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張家港農商行稱管理不當丟失,法院稱第一次開庭完就給張家港農商行(原告)的律師了,期間法院也將不是顧紅剛本人簽名的“傳票回執”聲稱丟失,張家港農商和蘇州法院均把主要證據丟失的理由把顧紅剛強行拉入這場莫須有的案件當中,而且蘇州法院肖姓法官曾給顧紅剛揚言:“我要硬叛你怎么樣”。在顧紅剛要求司法鑒定的時候,蘇州法院讓一個并不具備鑒定所需鑒定內容(筆跡形成時間的鑒定)的司法鑒定機構進行鑒定,及兩份擔保合同上的日期簽訂一個是打印一個是手寫。多重疑點,顧紅剛趕到自己被人誣陷和栽贓,一審判決敗訴后(法院僅憑司法鑒定結果宣判,其他一律不予采納),他立即申請法院移交公安偵查立案,查出捏造這個擔保案件的真相,卻多次遭到法官肖建峰阻撓,讓顧紅剛本人陷入無法為自己深淵的窘境,他希望農商行不要為了私人利益而虛假放貸,他希望法院在司法的公正下秉公審理,望涉及相關部門依法辦理,給國家金融借貸一個良好的環境,還顧紅剛一個清白。

一、顧紅剛自2015年8月份以后從未在張家港農商行帶過款,也從為給任何人做個借款擔保。

2014年7月28日,顧紅剛第一次在張家港農商行貸款150萬,于2015年7月25日還清(有轉入證明),此后至今,顧紅剛從未和張家港農商行發生過任何的借貸關系,也為給任何人做過借貸擔保。

二、顧紅剛從未收到傳票回執,法庭上卻出現了他簽名的“傳票回執”,且張家港農商行偽造傳票送達地址。

  2018年5月28日,顧紅剛的妻子收到一個叫“蓉蓉”的發來的消息,說他的老公顧紅剛被起訴,并附了一張“傳票回執”單的照片。在傳票上清楚的寫著顧紅剛和他的夢之捷公司因涉及一項貸款擔保,被張家港農商行給起訴了,列為被告5和6,”2018年5月29日開庭”。次日,顧紅剛來到張家港人民法院,在法庭上看到了寫有”顧紅剛”簽名的《傳票回執》。

    顧紅剛發現“傳票”送達地址“國家時代廣場B-8138”,他從未去過,也沒有在那里辦公,公司的注冊地址也為在那里,他也不知道誰替他在送達地址確認書上簽的字。

三、顧紅剛個人及公司與張家港農商行簽訂的兩份擔保合同的原件丟失,張家港農商行和法院來回推諉,理由讓人費解。

顧紅剛當看到自己從未收到過的“法院傳票回執”時,顧紅剛的第一反應就是“有人冒用自己的簽名”。開庭過程中,原告律師出具了兩份《擔保合同》,一份是張家港農商行和夢之捷公司的《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一份是顧紅剛與張家港農商行的《個人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擔保金額500萬。顧紅剛當庭表示從未簽過上述合同,要求對筆跡進行司法鑒定。

5月30日,顧紅剛在法院領取到了起訴狀的副本復印件。在起訴狀上,驚奇的發現,在張家港農商行的起訴狀里顯示夢之捷公司和張家港農商行所“簽訂”的《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以及顧紅剛和張家港農商行“簽訂”的《個人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是兩個不同版本的合同。這兩份合同為“2016年7月5日”的日期是打印出來的,而當庭出示的兩份《擔保合同》的日期雖然也是“2016年7月5日”,卻是手寫出來的,而且兩份合同上的印章也不同。

“這合同是偽造的!”發現問題的顧紅剛很興奮,立即給主審此案的法官肖建峰打電話,并告知了這一重要情況,要求比對筆跡印章。肖建峰卻告訴顧紅剛“擔保合同的原件已還給原告律師,想要比對找農商銀行去,要比對《擔保合同》去寫申請書……”

而張家港農商行卻說,2017年起,每一筆貸款資料都要交于總部管理,而且客戶經理更換等原因,致使原件丟失。那么,既然原件丟失,法院法官為何說將原件交給了張家港農商的律師?法官的原件從何而來?

這是張家港農商行給法院提供的原件丟失說明

四、法院讓一個不具備司法鑒定(簽訂形成時間)的機構進行鑒定,存在違法行為。

2018年10月19日,南京東南司法中心出具的鑒定報告,存在違法行為。主要體現在以下幾點:

第一、南京東南司法鑒定中心不具備筆跡和印章形成時間的鑒定能力,也未對顧紅剛本人提出的鑒定要求給出答復,所做的鑒定不具備法律效力。2018年6月3日顧紅剛向法院遞交的《鑒定申請書》第二款“對合同落款處公司印章,法定代表人個人印鑒章真實性進行鑒定,確認是否系偽造;并鑒定公章、個人印鑒章的形成時間。”

根據南京東南司法鑒定意見書和[2019]文鑒字第41號《終止鑒定告知書》中闡述,“該所現有的技術,無法對形成時間進行鑒定”。也未對簽名及印章的形成時間作出答復。由此看來,東南司法鑒定中心存在欺詐行為。作出的鑒定是無效的。

第二、對不存在的筆跡鑒定,原告向法庭遞交的《個人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中”顧紅冂X刂”作為鑒定依據是錯誤的。這個名字不知讀什么?與顧紅剛身份名字不符。東南司法鑒定中心用不存在的字來鑒定是顧紅剛所為,其鑒定結果顯然是錯誤的。因為不存在的字不知讀什么?鑒定成某個人的名字是荒繆的。

第三、對不相同檢材字體和樣本字體的解釋是錯誤的。首先《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顧紅剛簽名是草書,顧紅剛本人當庭書寫的樣本字跡無一個字是草書,同時送檢的第三方同期《質量技術服務協議》和《電子投保確認書》顧紅剛簽名也非草書。顧紅剛也多次聲明其根本就不會寫草書。而東南司法鑒定中心以此鑒定簽名為顧紅剛本人所寫是錯誤的。

綜上所述,東南司法鑒定中心所作出的鑒定是虛假的,是錯誤的,顧紅剛對鑒定結果至今不予以承認。

五、二審卷宗中未見到顧紅剛簽字的傳票回執,法院涉嫌捂避真相。

 

2018年10月19日東南司法鑒定中心作出鑒定結果后,顧紅剛于2018年10月29日再次向法院遞交了《要求重新鑒定及堅持要對簽名、印章形成時間進行鑒定的申請》。在申請書中闡明“2014年雖然本人曾經做過一次一般責任的抵押擔保合同,但隨著主合同的到期已經無效。2016年7月5日也從未簽過任何擔保合同,所以合同印章簽名的形成時間尤為重要。而東南司法鑒定中心不對印章、簽名形成時間作出鑒定,也從未如實向本人和法院告知,其鑒定中心存在欺騙行為,鑒定結果沒有可信度,故此顧紅剛向法院提出申請重新鑒定。”顧紅剛認為,對于法官所作出的自愿放棄鑒定的判決是沒有依據的,這份申請書就是要求重新鑒定的證據,而法院并沒有重視這份申請。

六、張家港農商行至今為能提供完整的擔保資料,銀行涉嫌隱瞞違法真相。

2018年12月3日,在張家港法院的接待大廳,朱偉庭長與顧紅剛做了個《談話筆錄》,拿出了原告提供的《情況說明》和一份聞所未聞的《借款展期申請書》,還有兩份《送達地址確讓書》。顧紅剛當場表示,這些東西都沒見過(而在二審判決書中卻說顧紅剛是明知的,簡直荒謬至極),顧紅剛表示連合同都未看見一份,這些貸款材料更是聞所未聞。至于簽名一事是有人刻意偽造出來的,原告所提供的《情況說明》中講的是《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的原件。原告聲稱與被告本人簽訂了二份完整的《擔保合同》,一份由管戶經理保存在電腦中,另一份由農商行總部保管。顧紅剛也曾咨詢過法學專家,銀行每筆貸款必須有完整貸款擔保資料。(必須要提供各種證明,象身份證復印件,營業執照、稅務登記、收入證明、名下房產、貸款用途說明、公司章程、股東簽名、企業資產證明、擔保承諾書、資產負債表等等。還有重大合同必須有銀行錄像,面簽工作人員、法律輔導人員。)顧紅剛涉及500萬元的擔保,一套完整的擔保資料必不可少。

顧紅剛也多次要求法院對原告的原件出具貸款必須的證明,原告都一無所有,那么原告所簽訂的完整的擔保資料又從何而來?顧紅剛認為原告所說的丟失起訴狀《擔保合同》實則是在毀滅證據,另外兩份《擔保合同》也沒有對應的完整材料是偽造證據。

2018年8月15日顧紅剛向法庭遞交了《要求合同簽訂人員出庭申請書》。要求解答2016年7月5日,四份擔保合同,一份《借款展期申請》,兩份《送達地址確認書》的由來,與本人簽訂的十一個簽名在哪里簽的?什么時間簽的?有幾個人在?印正整個簽名過程。二審法官謝堅稱,向原告律師問過,原告回答不知道。然而據顧紅剛所知,面簽人員瞿雋因挪用客戶存款已被開除,面簽人員劉明,還在上班,顯然原告害怕事情暴露,不敢出庭作證。是原告在故意隱瞞事情真相,二審顧紅剛再次提出劉明出庭問題,二審原告律師,卻告知”劉明非銀行領導所簽名沒有作用……”。對于原告故意隱瞞事實真相,法院未做進一步查明存在程序違法。

七、法院兩審均不采納顧紅剛提出證據,均“以鑒代審”把擔保責任強加于顧紅剛頭上。

 

2019年3月15日開庭審理之后,為了查明真相,顧紅剛于3月16日再次向法院郵寄《要求重新鑒定申請》,要求對四份《擔保合同》,一份《借款展期申請書》,兩份《送達地址確認書》十一個簽名重新鑒定。卻被法官斷然拒絕,顧紅剛出具了律師《代理詞》說明本人觀點“關于本人不愿意鑒定意見是法官有意歪曲事實”。

根據2018年12月10日《調查筆錄》:肖“對筆跡和印章的形成時間還需要鑒定嗎?”顧“形成時間的鑒定我首先要確認2016年7月5日我與公司簽訂的兩份擔保合同上面的簽字和印章真實的情況下,才要對形成時間進行鑒定,要求原告提供起訴狀復印件對應的原件。”(在筆錄中顧紅剛并未說不同意鑒定)這顯然是法官故意歪曲事實,從而一審二審能夠”以鑒代審”把擔保責任強加于顧紅剛頭上。

一審判決以東南司法鑒定中心的錯誤鑒定為證據,不調查本人提出的疑點,不調查印章、簽名的形成過程。依舊”以鑒代審”判決顧紅剛及公司承擔擔保責任是枉法判決。

根據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三十九條: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原告提供給法庭的《情況說明》中最后一段文字“因此我行于2016年7月5日此前該兩保證人未與本行就該貸款簽署保證合同”。這句話說明了顧紅剛在2016年7月5日之前,對主合同的事一無所知,主合同簽署于2014年7月份,偽造合同2016年7月5日。根據擔保法第三十九條,本人沒有參與2014年的合同簽訂根本無法找到主合同的簽訂過程,無需承擔擔保責。

免責編輯:意不盡網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為意不盡網用戶提交發布,僅代表作者、用戶個人意向/觀點,本網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舉報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綿陽教師編制神秘失蹤,教體局“哼哼”南山中學“哈哈”      
下一篇:四川綿陽教師編制疑被人頂替退不了休
?
?

首頁  |   關于我們
主辦單位:意不盡網新媒體資訊
主管單位:中國美術家交流協會
合作單位:中國新聞傳媒集團  |  復興通訊社
客服微信:yibujin_com   聯系QQ:2818086789
微信公眾號:yibujincom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特邀名家  |   理事查詢
備案號:陜ICP備18008813號-2
意不盡網 2015-2019 ? 版權所有 -  侵權必究


河南麻将怎么抓牌